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肝癌晚期肺癌治疗胃癌晚期肠癌桂林吴氏真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肝癌 肺癌 胃癌

肝癌精英吴老中医治疗肝癌380多人

2013-4-14 14:4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9826| 评论: 0|来自: http://www.9e999.com/forum.php?mod=forumdisplay&fid=38

摘要: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著名中医肿瘤专家广西吴老中医用花蛇天地汤等中药治愈湖南肝癌晚期魏立初先生的报道(大众卫生报)。西医束手无策的恶性肿瘤,可找肝癌中医大夫治疗,肝癌晚期目前仍为称为人类癌中之王,其实肝 ...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著名中医肿瘤专家广西吴老中医用花蛇天地汤等中药治愈湖南肝癌晚期魏立初先生的报道(大众卫生报)。西医束手无策的恶性肿瘤,可找肝癌中医大夫治疗,肝癌晚期目前仍为称为人类癌中之王,其实肝癌并没人们想象的那么可怕,只要治疗得当,还是有康复的希望的。比如治疗肝癌晚期的名老中医取花蛇天地汤给病人治疗,费用不高,治疗肝癌疗效很好,处方中药品普通的药店都能买到。
肝癌中医治疗不同于手术、放疗、化疗。已经发生了转移的晚期肝癌是比较严重的,如果治疗不当,病人很快就会离开我们。肝癌晚期手术已无意义了,化疗、放疗都不能做,介入治疗也没有用处了,常规的中医药治疗又没有多大效果,怎么办呢?不用慌,吴氏中医世家(广西•桂林)吴氏老中医以蚂蚁治疗为特色,结合药物内服和穴位贴敷,肝癌晚期病人不能吃药的则采取灌肠、泡脚、药浴等综合治疗方案,为很多肝癌晚期病人解除了痛苦、延长了生命,还有少数病人经过肝癌中医治疗确已完全康复。
晚期肝癌杨兴海,是河南省信阳市平桥区人,男,肝癌疼痛剧烈时年龄五十二岁,杨先生最初腰疼腿疼,2006年3月6日在信阳第四人民医院和中国人民解放军154医院做过B超和CT检查,全身都检查过,确诊为晚期肝癌转移为骨髓癌,已经不能进行手术治疗,肝区疼痛,腹部肿大,手脚都很肿胀,面色发黄,对于晚期肝癌杨兴海来说,西医已没有办法医治,只能从中医方面寻找医治肝癌的名医,晚期肝癌杨兴海先后吃了松花粉、灵芝孢子粉、王振国天仙抗癌系列药物,也用过慈丹胶囊、和灵灵德汤等不见任何好转,肝癌疼痛并没有解决,并出现大便发黑,小便发红,吃什么都吐,基本不能进食,喝水都吐,尿量300毫升左右,身高176厘米,体重下降,瘦得基本上是皮包骨,而且睡眠不好,肝癌区疼痛,腰疼腿疼,昼夜不能休息,不能活动,躺在床上翻身都很困难,需要别人帮助,大便黑色,躺在床上进行,小便红褐色。四处寻找医治肝癌的名医,后来在网上找到吴氏中医世家(广西桂林),得知吴氏医宗的祖父是曾经给孙中山大总统治过肝癌的中医大夫,晚期肝癌杨兴海先生的家人得到这个消息后喜出望外,于是立即打电话给医治肝癌的名医——吴庸,吴氏中医世家认为肝癌杨兴海先生还有救。病人病情严重没办法到广西桂林吴大夫的诊所,杨先生家人就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把详细病情和身体状况发给医治肝癌的名医吴教授,吴大夫收到电子邮件后,父子俩给晚期肝癌杨兴海先生认真分析病情后制定了治疗方案:重楼花粉、花蛇天地汤、蚁酸素等灌肠,抗癌排毒膏贴夹脊、期门、神阙、涌腺等穴位,关地根、苦参、水红花子、八角莲、山豆根、重楼花粉等泡脚。把药品通过邮局特快专递寄给病人,晚期肝癌杨兴海先生用药三天后呕吐止,能进少量食物,改灌肠为口服,用药一周后杨先生肝癌疼痛减轻,十天后大便好转,小便转为正常,一个疗程后能起床稍微活动,病情大有好转,继续请医治肝癌的名医广西吴大夫治疗,七个疗程康复,现肿瘤完全消失,没有任何不适。

肝癌被称为人类癌中之王,但晚期肝癌宋建新却奇迹般的康复了。其实肝癌并非绝症,只要治疗得当也还是有完全康复的希望的,比如肝癌晚期魏立初,肝癌腹水姜普光,巨块型肝癌关永兵、晚期肝癌杨兴海、肝癌晚期钟正强、,等都是已治好了的病人。其实最关键的是病人心理不垮,保持良好的心态,注意饮食,找到好的治疗方法,积极努力的治疗,这病也并非绝症,完全有康复的希望。晚期肝癌朱小锋,河南鹤壁人,患病后他曾想到过进行肝移植,去过上海东方肝胆医院、也找过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当他看到肝癌移植后的病人出现排异反应生不如死的那种感觉,又得知肝癌移植后也活不过一两年时,他彻底失望了。后来在互联网上搜索、寻找,找了很多肝癌治疗名医和专家,打电话、发邮件向多家医院咨询,最后他觉得广西桂林吴氏中医世家治疗晚期肝癌经验丰富,说话实在而不虚假,所以选择了吴氏老中医治疗。
晚期肝癌宋建新,男,患病时39岁(现四十多岁了),住广州市花都区新华镇建设路XX村。出生于1963年农历8月17日,乙肝病史多年,1998年发现肝硬化,2002年5月因上腹疼痛在广州花都区人民医院B超(B超号:208XX2086XX)超示:肝外周不光滑,肝内实质回声增强、增粗,呈网格状改变,肝内管显示不清晰,以右肝为甚,腹腔内可探及不规则游离液暗区,最大深度约31mm;随后晚期肝癌宋建新做了胃镜检查(镜检号:73XX)示:食管贲门静脉重度曲张,活动期胃溃疡、门脉性胃病;接着CT检查(CT号:180XX)示:肝硬化,脾肿大并胃底及脾门静脉曲张;肝内多发性低密度占位并肝内胆管扩张;X线检查:双肺广泛分布大小不等多发性结节影,生化检验结果:转氨酶增高、白蛋白下降,球蛋白增高,黄疸指数明显增高;各项检查完善,最后确诊:晚期肝癌,肺转移、腹膜后淋巴结转移、门静脉癌栓,慢性胆囊炎。腹胀,晚期肝癌宋建新只能进食少量流质食物,皮肤巩膜黄染,消瘦,体重明显下降,足肿,小便黄,咳嗽,乏力。2002年6月12日来到广西桂林,找到治疗肝癌的桂林吴老中医,采用吴教授《吴氏医方》晚期肝癌治疗方法医治,吴爷子根据西医诊断、中医理法方药辨证、结合阴阳五行寻根溯源,运用药物与穴位相结合、穴位与时间相结合的方法,给晚期肝癌宋建新服用纯天然抗癌植物重楼花粉、肝癌消瘤方、转移癌方、白花蛇舌草、七叶一枝花、猫爪草、茯龙、清肝排毒方、花蛇天地汤、七叶一枝花、白花蛇舌草、猪苓等,抗癌排毒膏贴晚期肝癌期门、三阴交、涌泉、神阙、夹脊等穴,1个疗程见效,3个疗程晚期肝癌宋建新先生的临床症状消失,共治疗16个疗程,晚期肝癌宋建新先生现在不但肝脏恢复正常、肺恢复正常,就连胆囊炎和胃病都没有发作过了。他逢人便说,见人便传,他们那新华镇没有谁不知道他是桂林吴老中医治好的。

肝癌晚期病人魏立初,男,54岁,怀化市沅陵县七甲坪镇XX,肝癌晚期魏立初先生出生于1949年8月8日。高血压、老慢支病史,2003年2月因上腹剧痛在湘雅医院诊断为胆结石,7月背部疼痛在当地人民医院以骨质增生等治疗无好转,并出现全身皮肤巩膜黄染、伴剑突下疼痛、腰背痛,随后湘雅医院CT等相关检查,确诊为胆结石、胆囊炎、肝癌晚期并已转移(左肝),肝门及胰周、腹膜后淋巴结肿大,后转湖南省肿瘤医院MR:肝右叶前内侧段可见大小约8.0*7.5cm肿块,肝门区及腹膜后多个肿块,最大约3.8cm,确诊为肝癌晚期转移,劝其回家准备后事,未予治疗。肝癌转移魏立初先生有强烈的求生欲望,他的家属以亲情为重,坚决不放弃,四处求医寻找治疗肝癌中医大夫,最后于2003年9月7日通过互联网找到广西吴大夫,已治疗肝癌近万人、清代医学家吴瑭之后、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名老中医、吴氏中医世家第五代传人吴庸医吴老爷子询问了详细病情:肝癌晚期魏立初先生上腹(剑突下)疼痛、压痛,腰背疼痛,右下肢疼痛,全身皮肤巩膜黄染,并出现肝癌黄疸、肝癌腹胀,纳差,一餐一两左右,恶心欲吐,乏力,大便秘,小便黄。吴氏中医世家吴教授以《吴氏医方》肝癌治疗方案为原则,给病人服用纯天然抗癌植物重楼花粉、肝癌消瘤方、花蛇天地汤、扶正固本复元方、七叶一枝花、白花蛇舌草、猪苓等,抗癌排毒膏贴期门、涌泉、神阙、夹脊等穴,一个疗程见效,六个疗程后检查:肿瘤缩小三分之二。继续服用花蛇天地汤等纯中草药和重楼花粉等治疗,虽然后来一直没去检查,也不知道肿瘤是否消除,但吃药半年后体健如常,现已七年多了,他已六十多岁了,还能出去打工,给人当保安。花蛇天地汤治疗肝癌晚期真是价廉效好。


北京肝癌晚期孙晓雷用自己的亲身体会说:北京304医院是治疗肝癌最好的医院,该医院不但手术一流,而且化疗、放疗、介入,靶向治疗融为一体,更有国内先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为很多肝癌晚期病人解除痛苦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家住朝阳区管庄北路的孙先生说“北京304医院(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医务人员不但医术高,而且医德好。”,的确,不是该医院医生的医德好,他早已没命了!
肝癌晚期孙晓雷,男,54岁,住北京市朝阳区管庄北路,今年二月初开始有腹胀感觉,大便不畅,食欲差吃不下东西。自己买了一些助消化的药吃,但是不见效果。三月去北京某医院做了核磁共振和验血的检查,发现肝右叶占位,可疑肝癌,之后吃过两个星期的中药,食欲更差,伴有呕吐,呕出有褐色的物体,并有打嗝现象随后找到了国内治疗肝癌权威的北京304医院,通过各项检查后确认为原发性肝癌、肝内广泛转移,腹腔淋巴转移,门脉癌栓形成,病人极度消瘦,饮食很差,基本上吃不进东西,喝流汁也要呕吐,腹部膨胀,极其难受,大量腹水,现不能手术,也不能做介入治疗,也不能进行生物免疫疗法,专家给孙先生补钾、输护肝的营养液、吊白蛋白,让他身体恢复后再行先进的治疗手段,但孙晓雷先生用药后不见好转,医术高超的陈主任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十多天后过去,腹水越来越厉害,医德高尚的陈主任果断地提出:采取中西医结合!经与家属商量,邀请桂林吴氏中医世家会诊,今年3月底吴氏老中医出诊至北京304医院,诊见病人形体消瘦,腹胀如鼓,皮肤黄染,蜘蛛痣,肝掌,腹壁静脉曲张,睡眠很差,整晚睡不着,反胃并打嗝,大便很少、很稀、颜色呈褐色、看上去有点油,小便呈茶红色,在使用利尿剂的情况下一天500cc-600cc,舌红降、苔黄厚,舌下络脉瘀紫,左关脉弦,右关脉细弱,两尺脉空虚,吴氏老中医即给病人开出七子三皮消水方: 牵牛子120克,车前子60克,葶苈子45克,LIFJ60克,生栀子30克,生莱菔子30克,生白芥子30克,ETDG180克,桑白皮60克,JYUE12克,大腹皮60克,VCNG3克,DFGR3克,膈下逐瘀汤合护肝清利汤:当归12克,赤芍12克,丹皮15克,五灵脂15克,重楼花粉30克,鲜生地60克,SWFR15克,GREB90克,桃仁15克,茯苓皮60克,DSGR30克,北五味10克,猪苓12克,灵芝15克,并与304医院的西药护肝、输液、补充营养相配合,一周内小便增多,十天后呕吐止,饮食增加,一个疗程后病情好转,三个疗程后体质增强,今年五月24日304医院进行生物免疫治疗,后又结合介入等多种治疗方法,中西医相结合,病人恢复良好。肝癌晚期孙晓雷高兴地说“北京304医院不但医术好而且医德高。不是陈主任果断地提出中西医结合请到吴氏老中医会诊,我早就没命了!”

肝癌晚期伍胜军,男,49岁,住建省石狮市祥芝镇X渔村。出生于1952年农历6月15日,嗜酒患者2001年6月发现酒精肝,因上腹不适于2001年9月中旬在上海东方肝胆医院CT(CT号:8128XX)诊断为弥漫性肝癌、门脉受侵、腹水,AFP大于1000。黄疸指数增高,转氨酶增高,已无法进行手术和放、化疗,并出现睡眠不好,大便秘结,小便黄,皮肤眼睛发黄,蜘蛛痣,皮肤瘙痒等症,全家人急得焦头烂额,到处寻找肝癌晚期的治疗方法,2001年10月9日病人家属通过国际互联网找到广西桂林的吴氏中医世家,他们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请吴教授医治,广西吴老中医采取《吴氏医方》•《肝病篇》中肝癌治疗方法,以吴氏抗癌退黄汤为主,并加用纯天然抗癌药材重楼花粉、肝癌消瘤方、吴氏清肝方、扶正固本复元方、七叶一枝花、白花蛇舌草、叶下珠、鬼翦羽、白英等,以及由蚂蚁治癌组成的抗癌排毒膏贴期门、涌泉、神阙、夹脊等穴位,伍胜军先生用广西吴老中医肝癌晚期的治疗方法第一个疗程就有了好转,黄疸下降,用吴氏抗癌退黄汤的第二个疗程后黄疸降至正常,检查AFP降到542,四个疗程后AFP降至正常,黄疸消除,全身症状消失,肝癌晚期伍胜军用神奇的蚂蚁治疗一共只治疗九个疗程、服用吴氏抗癌退黄汤加减200余剂、重楼花粉5200克,就已完全康复,现仍然健在。

弥漫性肝癌并非绝症,只要采取好的肝癌治疗方法,肝癌是有希望完全康复的。晚清医学家吴鞠通的后裔、已治疗肝癌近万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我国著名中医学家吴庸吴老爷子认为:治愈肝癌,信心是关键,如果病人没有坚强的信心,肝癌确实是比较难治的,但如果病人充满信心,病人家属积极配合,则肝癌也有完全康复的希望,肝癌晚期病人钟正强等就是服用清肝排毒汤等中药治好的。
黄荣生,男,36岁,已婚,桂林市大河乡人。个体商户,2005年7月4日初诊。患者自述因长期应酬客户大量饮酒,于2005年4月始觉乏力,腹胀,纳减,消瘦,继而发热、口喝,入夜嗜睡,肝区时有疼痛,夜间尤甚。但无黄疸,小便可,大便溏结不调。经桂林医学院检查:肝肋下11xl4公分,质坚压痛。同位素检查,表面不平。B超检查:肝暗区增大,形态失常,尤以左叶为显著,左肝内侧叶见9.4x11公分的稍增强团块影,境界不清,内部回声不规则,门脉肝静脉均有受压移位现象。结核菌素试验阴虚,甲胎蛋白739,病理报告:低分化肝细胞癌。诊断:原发性巨块型肝癌晚期。经去多家医院都被以无法医治为由拒绝收治入院,后经友人介绍特来吴氏医宗诊所就诊。视其面晦消瘦,手掌泛白,右胁凸出,舌质淡白,舌体两侧各有黄豆大青紫色暗斑,边界清楚,右侧更明显,呼吸略短促,肝区肿块坚硬压痛,无波动感,表面呈蟹壳背样有凹凸感,脉弦略紧而数。综合思之考虑此乃劳累气虚,嗜酒伤肝,气郁血结而致发热疼痛,肝阴大伤,热毒蕴结酿成癌块。先医李东垣日:“痞满皆血证也”。辨证立法拟活血消癥、清热解毒、补气扶正、益阴软坚为法。初诊方用《丹芍莲术二甲汤》加减:丹参15克 赤芍10克 归尾5克 虎杖15克 半枝莲40克 莪术15克 石上柏10克 生黄芪15克 白芍20克 炙甘草5克 麦冬15克 鳖甲30克 生牡蛎20克,结合刺血疗法及食疗薏米甲鱼粥。刺血取其太冲、少商穴以通血泻热,三棱针点刺同侧二穴,每次刺血2-3ml,每日一次,双侧肢体交换使用。患者服药五剂后症状略有缓解,复诊效不更方继以《丹芍莲术二甲汤》方用量加重:丹参30克 赤芍20克 归尾10克 虎杖20克 半枝莲50克 莪术20克 石上柏20克 生黄芪30克 白芍30克 炙甘草10克 麦冬20克 鳖甲30克 生牡蛎15克,嘱每剂分4次服。7剂后肿块渐软,二颊略丰,三诊《丹芍莲术二甲汤》仅加太子参15克。患者于2005年9月11日去桂林医学院检查:肝肋下5x7公分,质硬无压痛,结节不显,B超检查:“内部回声增粗增强,分布尚均匀,血管网显示尚清,左肝内叶可见约3公分低回声暗区,形态不规则。甲胎蛋白309。诊断肝癌。建议继续观察,定期复查。”服药70余剂后,患者能晨跑15公里来门诊就诊,见形体渐壮,肿块变软,舌边暗斑转淡,病去大半,恐药重碍胃伤正,故《丹芍莲术二甲汤》剂量稍减,期间共服药200余剂,诸症消失。至2006年6月去医学院复查B超CT均未见肿块,甲胎蛋白阴性。按:本例患者,未结合西药治疗。曾随访多次,至今生活工作正常已5年多,期间患者每3-6个月复查1次甲胎蛋白及B超检查均未见异常改变。

服用护肝清利汤等中药治愈的晚期肝癌王莉平,女,患病时年龄46岁,现五十多岁,住河南省兰考县小X街,系XX中学教师。原发性肝癌王莉平老师出生于1957年3月22日,因上腹胀痛、发热于2003年9月初在兰考县中医院CT(CT号:023XX)发现肝左叶占位。B超示:肝左叶一135*70mm肿块,右肝前叶一17*16mm肿块,诊断:肝内占位,门脉栓塞形成。后在河南省人民医院诊断为晚期肝癌,病情非常严重,王莉平老师随后进行了射频治疗,但射频治疗对王女士的病没有好转,没有听说过护肝清利汤的晚期肝癌王莉平老师又到解放军155医院CT(CT号:413XX)检查,检查结果为:见肝左叶大片状低密度影,边界不清,面积为160*100mm,大量腹水。晚期肝癌王莉平上腹部已明显可摸到肿块,疼痛,上腹胀痛,腹部胀大如鼓,腰背疼痛,厌食,只能喝一点点稀粥,每天所喝稀粥总量不到一小碗,吐粘涎,生活不能自理,全身消瘦,除腹部肿大如球外,全身瘦得“皮包骨”体重从健康时的110斤减轻只剩下80斤,大便干结,小便少而黄,睡眠不好,全身皮肤黄染,眼睛发黄,出虚汗,晚期肝癌王莉平老师由于腹胀难受,每周抽一次腹水,抽水后人轻松一些,但过两天腹水又增加,不知道护肝清利汤能治疗肝癌腹水的晚期肝癌王莉平老师非常难受。2003年11月16日,奄奄一息的晚期肝癌王莉平家属找到广西临桂吴老中医世家,以用护肝清利汤得心应手的吴教授根据西医诊断、中医理法方药辨证、结合阴阳五行寻根溯源,以运用药物与穴位相结合、穴位与时间相结合的方法,根据《吴氏医方》·《肝病篇》辨证,用护肝清利汤为主,结合重楼花粉、肝癌消瘤方、清肝排毒方、扶正固本复元方、地不见、消瘤草、灵芝、枸杞等灌肠,抗癌排毒膏贴期门、涌泉、神阙、夹脊等穴位,晚期肝癌王莉平女士严格按照桂林吴中医的医嘱行事,五天后尿量增加,腹部皮肤起皱,十天后腹水减少,腹胀减轻,饮食增加,一个疗程十五再见内只抽了一次腹水,之后再没有抽水,三个疗程后腹水全部消失,四个疗程后CT检查:肿瘤由原来的160*100mm缩小到110*72mm,共治疗11个疗程,服用护肝清利汤等中药180余剂,CT复查肿瘤完全消失,该晚期肝癌王莉平老师于2005年春又回校园,继续哺育学生。
护肝清利汤是一个治疗肝癌腹水的很好的药方,如果是胃癌腹水,则去金刚刺加薏苡仁,肠癌腹水则加黄荆粉,胰腺癌腹水则加郁金心,胆囊癌和胆管癌腹水药方不要变,只是根据病情的轻重和体质情况增加或减少某咱药的份量,已用了几十年,服用过该方的病人数千人,90%以上的病人都有效果。

弥漫性肝癌钟正强,男,37岁,住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南坪岗乡XX。钟先生出生于1968年农历9月7日,因腹胀、腹痛2个月于2005年8月初在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B超及CT检查发现:肝左右叶多个低回声结节,最大者约66*69mm,左肾内一40*53mm囊肿,AFP:2269.26。确诊为弥漫性肝癌,肝癌钟正强先生只能进流质食物,消瘦,上腹巨大肿块,肝癌腹胀,皮肤巩膜黄染,小便红黄色如浓茶样,大便黑绿色,全身无力,吐血、便血,出虚汗,近3日开始呕吐,西医已没有好的弥漫性肝癌治疗方法。2005年10月18日通过朋友介绍,从网上找到吴氏中医世家,服用纯天然抗癌药材重楼花粉、消瘤方、清肝排毒汤、扶正固本复元方、石上柏、兰花鞭、叶轮霜、白花蛇舌草、猪苓等,抗癌排毒膏贴期门、日月、涌泉、神阙、夹脊等穴,按以上弥漫性肝癌治疗方法用药第4天呕吐止,第7天饮食增加,出血减少,第10天能下床在屋里坐坐,1个疗程后皮肤黄色褪了很多,他用吴教授的中医肝癌治疗只两个疗程后黄疸消退,吐血便血已止、小便清长,能正常进食,能到屋外散步,3个疗程后CT检查肿瘤从原来的66*69mm缩小到43*38mm,共进行中医肝癌治疗12个疗程,服用清肝排毒汤中草药200多剂,肿瘤消失,后坚持每年服用重楼花粉一个月。现已完全康复,至今没有复发。可见清肝排毒汤对肝癌晚期确实有明显疗效。

肝癌晚期梁德平,男,55岁,腰酸腰痛很多年,于2009年9月25日到宁夏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检查双肾,B超却发现肝上有6公分左右的瘤体及小的病灶,CT诊断意见:肝左叶不规则低密度影,考虑左叶恶性肿瘤病变、肝癌晚期胆管细胞癌可能性大,建议进一步检查除外转移性恶性肿瘤。
入院诊断:肝左叶占位。出院诊断:原发性肝癌(肝左叶及尾状叶)。医生于2009年10月5日对他进行了肝癌切除手术(左半肝切除术 尾状叶切除术),术后一个半月CT增强扫描,结果一切正常,术后三个月做核磁共振复查结果如下:影像所见:“肝左叶切除术后”复查:肝左叶未见显示。肝内可见多发类圆形长T2信号灶,增强扫描动脉期可见异常强化,门脉期及延迟扫描呈低信号。门脉主干及分支未见明显异常。肝内外胆管未见明显扩张。胰腺、脾脏及双肾大小形态未见明显异常,未见异常强化灶。腹膜后未见异常增大淋巴结影,未见腹水征。诊断意见:肝左叶切除术后,肝内可见多发异常信号灶,考虑转移可能性大。手术切除的肝标本的病理检查诊断:1、(左叶)肝脏中-低分化腺癌,考虑胆管源性腺癌可能性大(V=5cm*5cm*4cm),请结合临床及相关检查排除转移性腺癌,如有必要行IHC检查进一步确诊。2、(左叶、尾状叶)肝组织切缘未见癌,汇管区及中央静脉周围可见慢性炎细胞浸润,肝细胞水肿,气球样变并可见胆色素沉着伴假小叶形成,符合肝硬化。3、慢性胆囊炎。病人情况:手术前表现很健康,饮食、气色都很正常;现在术后三个月,病人进食正常、气色也不错,大小便都正常,只是腹部稍有胀痛的感觉,原来一直腰疼的毛病在手术后1-2个月好转很多,这几天又开始说腰酸腰痛了。
肝癌晚期梁德平于2010年1月7日,采取临桂吴老中医肝癌治疗方案,服用花蛇天地汤、乌骨藤、水红花子、金刚刺等中草药及肝癌消瘤方、重楼花粉药等,并贴位久贴抗癌排毒膏。用药三天后腰痛消失,一周后背部贴出脓包,癌毒排泻出来。共服用三个月,现已康复,无任何临床表现,上月到医院再次复查,仍一切正常。

很多病人一确诊就是肝癌晚期,早期非常隐藏很难发现。肝癌晚期罗英勋半年前单位体检时都没发现什么。但半年后去检查却是肝癌晚期了,让他很想不通。
肝癌晚期罗英勋,男,45岁。住江苏省徐州市复兴路,二零零八年六月单位体检时都还正常,二零零九年二月突然腹痛、腹胀、腹泄,以为是餐馆食物不浩引起,服用霍香正气丸、庆大霉素等没有好转,在社区吊了几天针还是不行,就去医院检查,B超发现肝部肿块,随即于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二日到市医院做CT检查,CT报告:肝脏轮廓饱满,左叶不见规则低密度肿块影,密度不均,边界欠清,注射造影剂后病灶不均匀强化,门静脉内见低密度充盈缺损,余肝内密度欠均匀;胆囊壁毛糙,脾脏肿大,胰腺及所示双肾形态、密度未见明确异常,胃形态正常,腹主动脉旁未见明确肿大淋巴结。CT诊断:肝左叶占位,考虑为肝癌伴门静脉栓塞,请结合AFP检查,肝硬化、脾肿大,随后做AFP检查,结果AFP大于8000。医院说是肝癌晚期,这下罗先生急了,半年前检查都说没什么病,怎么只半年时间就是肝癌晚期了呢?罗先生随即到省人民医院,三月十八日省人民医院彩超结果:肝脏形态不规则,包膜欠光整,肝区回声呈中粗回声,分布不均匀,血管纹理不清晰。门脉主干内径15.3mm,门脉右干内径16.4mm,门脉矢状部内径16.8mm,内均充满絮状回声。肝内外胆管不扩张。左三叶可见一个133*109mm回声区,边界不清晰,内部回声分布不均匀,呈多结节融合。CDFI显示:门静脉主干未见血流信号,右干可见束状血流信号。PW测值:门静脉右干流速25cm/s。腹腔:平卧位,下腹部可见27mm无回声区,肝肾间可见11mm无回声区,脾大。彩超诊断:肝癌伴门静脉癌栓,肝硬化,脾大,胸腔积液。医生告诉他已是晚期肝癌,已不能手术治疗了,由于已有癌栓,介入治疗也不好做,只能打点保肝的药维持一下,可能活不过三个月了。上有老、下有小的罗先生实在不甘就这样离开人世,于是寻求治疗肝癌更好的医院,听说上海东方肝胆医院是全世界最闻名的肝癌治疗中心,等于一个星期才排队挂上号,终于找到了最权威的肝癌教授,罗先生兴奋不已。然而罗先生没激动多久,孙教授看完罗先生的所有检查资料之后告诉他,唯一的办法是进行肝移植(换肝),换肝要数十万人民币罗先生倒是虽然有点紧张但还是想得出办法的,但要等供体,如果没有人提供肝脏,如果找不到吻合的肝脏,那就没办法,罗先生求爷爷拜奶奶终于住进了东方肝胆医院,但等了一个月,就是找不到合适的供体肝脏,由于已悄能做化疗和介入治疗,在医院每天只能用些护肝的药,但癌细胞一天天在恶化,肝癌晚期罗英勋先生全身无力,腹胀,并出现腹水,经常发烧,用退烧药出一身汗烧就退了,但第二天又烧,而且出现了肝痛,已经要用止痛药了,再这样等下去只怕毫无生存的希望,于是四处寻找治疗肝癌的名老中医。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找到了桂林吴氏,二零零九年五月,肝癌晚期罗英勋采用吴氏中医世家吴庸教授的药方治疗,服用护肝清利汤、乌骨藤、水红花子等中药,以及吴氏秘方蚂蚁方、肝癌消瘤方等,又用抗癌排毒膏外贴抗癌排毒,并以七子三皮消水汤消除腹水,肝癌晚期罗英勋终于获救,他说,如果继续住在医院等肝,不知等到何时,即使等到肝也不一定能治好,著名影星付彪不是换肝了吗?换了新肝又转移,又换,换了还是转移,付彪连续换两次肝结果还没活到一年半。“我这没换肝的却活了两年了,现在还好好的,也没有转移,也没有复发。”肝癌晚期罗英勋先生说“治疗肝癌还是中医好啊!

湖北肝癌晚期病人蒋嘉乾已完全康复,蒋嘉乾服用花蛇天地汤三个月后就康复了。湖北省安陆市蒋嘉乾,男,58岁,肝癌晚期,2010年3月2号因胸闷,偶有疼痛,于3月10号在陆安市人民医院全面检查,其他都正常,只有CT检查肝有弥漫性肝受损,再做增强扫描示:动脉期右肝后叶类圆形肿块影明显不均匀强化,门静脉期,延迟期造影剂逐渐消退,成相对密度减低灶。肿块边界清楚。其余肝内及胰脾未见明显异常强化。未见明显肿大淋巴结。圆形肿块影大小约为4--5cm,CT诊断:肝右后叶类圆形占位,考虑原发性肝癌可能,肝腺瘤待排除。在医院输液保肝治疗,其用药(易必生、鸟氨酸、能量合剂),胸闷疼痛,治疗一周后请肝癌专家会诊说是已到晚期,专家说最多还能活三个月至半年。2010年4月18日通过互联网找到治疗肝癌的名老中医广西吴中医世家,吴氏老中医给予花蛇天地汤、蓣实蚂蚁方等中药治疗,并贴用吴氏的蚂蚁拔毒膏,病情明显好转,共治疗六个疗程,一直没去做检查(怕检查结果不好影响他的心情),人很精神,能正常生活,由于家庭困难,现再也没有吃药,现已活了一年半了,人还是好好的,可能全好了。


安徽合肥晚期肝癌姜普光是吴氏老中医治愈的,治疗肝癌的名老中医吴氏中医世家吴庸治愈肝癌晚期姜普光不算什么奇迹。八年前,频临死亡的肝癌晚期姜普光和他的家人根本就没想到能看到祖国六十年大庆,是治疗肝癌晚期的名老中医吴老爷子给了他的第二次生命。
2009年9月30日已治愈的肝癌晚期姜普光带着心爱的妻子和3岁半的女儿,携着一壶茶油和一屡鸡蛋来到桂林吴氏老中医诊所,激动地对吴氏老中医吴庸说“这是我特意叫岳母从乡下弄来的,绝对正宗的山里货。”看到肝癌晚期姜先生现在这个样子,吴氏老中医不禁想起7年前:
肝癌晚期姜普光家住安徽省合肥市X江路,出生于1978年农历4月27日,2002年2月(时24岁)无缘无故发现腹涨、消瘦,继而水肿,全身皮肤及巩膜发黄,在找治疗肝癌的名老中医吴庸之前,先后在安徽省立医院、安徽医学院诊断为肝癌,黄疸严重,经过3个疗程介入治疗和3个疗程射频治疗后没有一点好转,仍然水肿、黄疸不退,做胆管引流管手术后黄疸才得以减退,但半月后引流的胆汁越来越少,黄色又有发黄,于是换了一个金属支架(胆管),也只好了十几天,全身皮肤发黄,大便少,小便少而黄,肝癌黄疸进行性加重,胸腔积液,肝癌晚期姜先生当时瘦得不成人样,大量腹水,肚子胀得象南瓜,不能进食,腹部鼓胀,呕吐,厌食,小便茶黄色,大便深绿色,奄奄一息,四处寻找名老中医。后来通过当地病友刘胜利介绍(刘胜利也是晚期肝癌腹水,经吴氏老中医吴庸治疗半月腹水消退),于2002年6月11日找到了治疗肝癌的名老中医吴老爷子吴庸,当时小姜已不能下床,家人通过电话联系,把肝癌晚期姜普光的详细病人通过Email发到广西桂林吴氏中医世家吴庸的邮箱,治疗肝癌的名老中医吴老爷子认为病情特别严重,需要当面诊断才行,于是姜家请侠医吴老爷子到安徽合肥出诊,吴老爷子看过肝癌晚期姜普光的病情后,认为病情特别严重,治疗希望不到5%,但身患肝癌腹水的小姜是姜家四代独苗,小姜求生欲望极为强烈,姜家也不惜一切地要救他,小姜的父亲对治疗肝癌的名老中医吴老爷子吴庸说“哪怕只有1%的希望,也要以100%的努力争取!”,于是吴老爷子大胆的给肝癌晚期姜普光以纯天然抗癌植物重楼花粉、肝癌消瘤方、清肝排毒方、三棱、莪术、水红花子、水桂枝、地枯花、扶正固本复元方等灌肠,山豆根、苦参、重楼花粉、白芥子、丑牛、水红花子等泡脚,抗癌排毒膏贴期门、涌泉、神阙、夹脊等穴位。
奇迹发生了,肝癌晚期姜先生用吴老爷子开出的药后第二天尿量增加、大便带稀,第四天呕吐止,五天能进食,第八天腹部皮肤起皱纹,肝癌腹水减少,一个疗程后肝癌晚期姜普光皮肤黄色减轻,用治疗肝癌的名老中医吴庸的药三个疗程后小姜胸水、腹水全消,皮肤黄染恢复正常,小姜共治疗14个疗程而愈,后按照治疗肝癌的名老中医的医嘱小姜每年服用重楼花粉400克,至今已有七年,肝癌晚期姜普光的病完全康复。
 
治疗肝癌的老郎中吴氏中医世家吴老爷子吴庸对肝癌治疗经验非常丰富。肝癌是我国常见恶性肿瘤之一,死亡率高,晚期肝癌宋建新说“西医对肝癌的治疗以肝癌介入治疗、肝癌移植为主,治疗费用高,但疗效并不明显,对于肝癌晚期来说西医更是束手无策”。吴氏中医世家治疗肝癌的老郎中吴老爷子吴庸数十年来潜心研究癌症治疗,治疗中、晚期肝癌近万例,成功治愈肝癌数百人,总结了一套完整的肝癌治疗方案,对肝癌晚期、肝癌复发、肝癌转移都有明显的疗效,尤其是对肝癌腹水治疗有独到之处。无论是原发性肝癌还是转移性肝癌,也无论是巨块型肝癌还是弥漫性肝癌,无论是肝细胞癌还是胆管细胞癌,也无论是已进行过手术、化疗的病人还是没进行过手术放化疗的病人,治疗肝癌的老郎中、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医名家吴氏老爷子根据中医理法方药辨证,采取抗癌治本的蚂蚁抗癌综合治疗,有效率高达80%以上,为数千位肝癌病友减轻了痛苦、缩小了肿瘤、延长了生命。现已完全治愈肝癌病人380多人,疗效非常显著。

上海晚期肝癌杨月珍癌细胞广泛转移,西医大夫准备给她做介入手术,但黄疸降不下来,无法介入治疗,北京医院不收,上海医院劝退,奄奄一息之时,找到桂林吴氏中医,吴市以抗癌退黄汤等中药治疗后好转,病情减轻,继用花蛇天地汤、扶正固本方等,却奇迹般地治愈了。
肝癌杨月珍,女,60岁,住上海虹口区水电路1210弄15号,原发性肝癌伴肝门部淋巴结转移,2009年1月在体检中发现后确诊,B超检查发现肝右叶占位性病变,后随即至上海长海医院诊治。经进一步查CT提示肝门部占位约7X9 cm,确诊为原发性肝癌伴肝门部淋巴结转移。于2009年1月19日至2010年1月6日,在上海长海医院放射科介入病区六次行TACE手术,前五次介入手术后,病情控制较好,病人的身体状况也良好。自第6次介入手术后,病人的体质有明显下降,且恢复较慢。2010年3月起常感胃部不适,且经常发热,伴四肢无力,经输液后好转。2010年4月,肤色渐进发黄,小便偏黄,偶有恶吐现象。5月18日,再次赴上海长海医院治疗,血检黄疸指数很高,达到了466多(正常值20以下),核磁共振检查显示,癌细胞已转移到了淋巴结肝血管及胆管,黄疸指数降不下来,不能施介入手术,上海医院的医生建议放弃治疗,5月21日出院,家属拿着片子和化验单找到北京专业治疗肝癌的医院,专家说肝癌晚期466黄疸指数降不下就没办法治疗。后通过朋友介绍找到桂林吴氏中医世家,请吴氏老中医出诊,当时病人肝癌杨月珍体重从130斤下降到100斤左右,全身皮肤发黄,小便黄,胸背部均可见出血点(蜘蛛痣),腹胀,右上腹疼痛,味口不佳,饮食减少,四肢无力,不能起床,转氨酶增高达378,白蛋白下降到29、黄疸指数高达肝癌晚期466,AFP高达2000多。立方:龙胆泻肝汤 抗癌退黄汤,方用乌骨藤、菝葜、茵陈、田基黄、龙胆草、虎杖、叶下珠、千年树、重楼花粉、白桉藤、山楂及吴氏消瘤方、蓣实蚂蚁方等内服, 并用地钻